<address id="9dhlp"></address>

      <sub id="9dhlp"><listing id="9dhlp"><nobr id="9dhlp"></nobr></listing></sub><address id="9dhlp"></address>

        <form id="9dhlp"></form><address id="9dhlp"></address>

        <form id="9dhlp"><nobr id="9dhlp"><th id="9dhlp"></th></nobr></form>
          <form id="9dhlp"><nobr id="9dhlp"><th id="9dhlp"></th></nobr></form><form id="9dhlp"><form id="9dhlp"><th id="9dhlp"></th></form></form>

            <address id="9dhlp"><nobr id="9dhlp"></nobr></address>

            楚天龍IPO:財務數據“對不上號”關聯交易披露過于簡單 存利益輸送?

            2021-02-22 07:33 | 來源:電鰻快報 | 作者:李炳瑤 | [財經] 字號變大| 字號變小


            ??楚天龍主要從事智能卡的設計,研發,生產,銷售和服務,主要產品為以金融社???,標準銀行IC卡等為代表的金融IC卡,以通信卡,交通卡等為代表的非金融IC卡,以及相關卡...

            ????????《電鰻快報》文 / 李炳瑤

            ????????2020年12月30日,楚天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楚天龍)首發獲通過。楚天龍本次擬于中小板公開發行股數不超過7,839.3115萬股,募集資金8.59億元,保薦機構為中信證券。

            ????????楚天龍主要從事智能卡的設計,研發,生產,銷售和服務,主要產品為以金融社???,標準銀行IC卡等為代表的金融IC卡,以通信卡,交通卡等為代表的非金融IC卡,以及相關卡品的個人化等數據服務。

            ????????《電鰻快報》注意到,楚天龍的銷售數據與客戶方的采購數據“對不上號”,而且,在報告期內,該公司的毛利率在逐年下降,而同期應收賬款占比卻居高不下。更值得注意的是,楚天龍對關聯交易的關鍵部分披露過于簡單,業內人士質疑這其中可能存在利益輸送。

            ????????銷售數據與客戶方采購數據“對不上號”

            ????????楚天龍的核心產品是IC卡,包括銀行IC卡、通信卡等,主要原材料則是芯片。該公司招股書披露,芯片采購金額占主營業務成本的比例從2017年至2019年分別為74.03%、64.86%和55.93%;芯片采購占比下降的主要原因是芯片采購單價的下降,從2017年至2019年分別為1.7元/枚、1.42元/枚和1.29元/枚,這使得楚天龍在芯片采購數量持續增長的背景下,芯片采購金額卻未出現顯著增長。

            ????????招股書顯示,楚天龍2019年的第一大供應商是北京中電華大電子設計有限責任公司,是香港上市公司中電華大科技的全資子公司、被納入合并范圍,采購項目全部為芯片,金額高達26051.69萬元,占楚天龍同年采購芯片總金額的6成份額。

            ????????同時,根據中電華大科技發布的2019年年報,當年該公司全部營業收入為15.22億元,由此計算楚天龍也是中電華大科技的核心大客戶。但是,根據中電華大科技發布的2019年年報,該公司前三大客戶對應的銷售金額分別為3.74億港元、3.45億港元和1.92億港元,均與楚天龍披露的26051.69萬元人民幣(約合3.06億港元)存在較大差異。

            ????????事實上,除了銷售數據與客戶的采購數據“對不上號”外,有媒體注意到,楚天龍的巨額材料采購莫名消失了。根據招股書第166頁披露的原材料采購信息,楚天龍在2019年采購的主要原材料采購金額為5.15億元,而招股書第319頁披露的成本結轉數據顯示,當年消耗的原材料成本就高達6.12億元,比同年原材料采購金額多了約1億元,而且這還不包括可能在制造費用中體現的部分材料消耗。

            ????????此外,楚天龍2019年末的原材料存貨余額為6656萬元,相比2018年末的1.1億元僅減少了不到五千萬元,而且2019年末的存貨總額還從2018年的1.82億元增加到2019年末的1.97億元,業內人士認為,這說明該公司可能存在財務造假。

            ????????毛利率逐年下降,應收賬款占比卻居高不下

            ????????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以下簡稱報告期內),楚天龍實現營業收入93680.06萬元、101093.32萬元、118209.97萬元和46076.15萬元,歸屬于母公司股東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分別為9857.50萬元、8952.29萬元、11948.85萬元和3037.03萬元。

            ????????報告期內,楚天龍的綜合毛利率分別為37.36%、33.27%、33.68%和35.01%,綜合毛利率變動主要是主營業務毛利率變動導致的,2018年綜合毛利率較2017年有所下降主要原因系智能卡產品的毛利率有所下降,2019年綜合毛利率較2018年上升主要原因系公司軟件及服務產品的收入快速增長,該產品的毛利率較高,導致公司2019年綜合毛利率有所上升。2020年1-6月公司綜合毛利率較2019年上升的主要原因系公司軟件及服務產品的收入占比進一步上升,該產品的毛利率較高,拉高了公司的綜合毛利率。

            ????????值得注意的是,報告期內,楚天龍的主營業務的毛利率分別為36.08%、33.22%、31.86%和30.01%,呈逐年下降趨勢。而同期該公司的應收賬款凈額分別為34950.32萬元、43394.79萬元、52664.66萬元和71665.97萬元,占各期期末總資產比例為24.65%、30.02%、35.13%和51.29%。

            ????????楚天龍也表示,雖然公司主要客戶為具備一定資本實力、信用度良好的各地方人社部門及國有銀行,且報告期內各期期末公司應收賬款賬齡結構良好,賬齡在一年內的應收賬款占比分別為84.36%、84.86%、83.53%和82.64%。但由于該公司應收賬款余額較大,未來如果因為不可預知的風險發生大額壞賬,將會影響公司流動性,從而對該公司的正常生產經營產生一定影響。

            ????????關聯交易披露過于簡單 存在利益輸送?

            ????????一家公司沖刺IPO時,披露關聯交易比較重要,證監會和投資者也比較關注這些,然而,在楚天龍的招股說明書中,其對于關聯交易的披露則是含糊其辭,比較簡單。許多重大的關聯交易的詳細內容都沒有披露。

            ????????例如在2019年,楚天龍向北京楚天龍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北京龍騰行科貿有限公司租賃運輸工具,租賃金額分別為82.6萬元和25.49萬元,而在其租賃的解釋中,楚天龍只是說明該租賃行為系楚天龍受北京地區機動車限購政策影響無法自行購置車輛,故以公允市場價格向關聯方租賃運輸工具以滿足生產經營所需,認為公司向關聯方租賃運輸工具,具有合理性和必要性。

            ????????然而,業內人士認為,該理由只是說明了租賃的合理性,并未說明租賃價格的合理性,對運輸工具的具體情況,包括車輛型號、數量、單價、具體用途,租賃價格是否公允等內容完全沒有披露。

            ????????此外,與楚天龍關聯的兩家企業北京楚天龍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系發行人董事長毛芳樣的母親蘇素梅持股100%并擔任董事兼總經理的企業,北京龍騰行科貿有限公司系發行人實際控制人蘇爾在的女兒蘇巧艷持股90%并擔任執行董事兼經理的企業,如此簡單的披露內容以及與關聯人的關聯關系,不得不讓人懷疑該公司與關聯公司的交易存在利益輸送的嫌疑。

            電鰻快報


            1.本站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本站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

            相關新聞

            信息產業部備案/許可證編號: 京ICP備17002173號-2  電鰻快報2013-2021 www.fmaids.com

              

            電話咨詢

            關于電鰻快報

            關注我們

            强奷乱码中文字幕,学生被强奷到舒服的视频,男人强奷女人视频90分钟